本站域名可出售转让,联系QQ:984014
当前位置:微国债理财情感完满之镜
完满之镜
2023-11-29

最坏的打算

再见陆子文,已是时隔六年。

那晚,许清端端坐在他对面,月白欧根纱短裙,PRADA卡其风衣,麂皮小靴,依然一派精致。只是,许清骄傲的下巴,再也没有抬起。

年轻的女护工笑盈盈端上来一杯滇红,随即合上门离开。对着陆子文的轮椅,许清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些什么。难道要跟陆子文倾诉自己对丈夫的怀疑和不满吗,难道她能开口,抱怨自己在婚姻里的不快乐吗?

惟有沉默。

倒是陆子文,暖暖地问:“许清,好久不见,过得好吗? ”

下午在餐厅看见丈夫周家明的时候,许清当时只觉鞋跟一扭,险些扑倒。只是一瞬,许清便定了心神。取了自助餐,淡然自若地转身,却正碰上有下属给一桌同事递眼色。

许清就坐在那一桌尴尬的面色间,优雅地用完餐,并在餐后的咖啡时间例常同大家交代了下一期的项目分配。看着面前的青红迭加,许清有些想笑,怎么看起来,对不起自己的不像是自己丈夫,反像是这一桌局促的下属们?许清终究没能笑得出来。

离开的时候,落座在隔壁餐厅角落里的周家明,还在和对面的年轻女孩亲密交语,并伸手为她温柔拭了下唇角。

待坐到车里,许清的视线才一下模糊起来。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?她竟然全无察觉。

愤怒几乎要爆破她的心房。是谁说过,最伤人的是想象?许多画面从脑海中划过,不多时许清心头已经闪过最坏可能:“离婚”。

许清擅长把事情往最坏处想。结婚四年,自己努力上进工作,晋升数次。而周家明依然原地踏步,在一家小小私营广告公司做副总,却也做得心甘情愿。若不是自己丈夫,许清看不起这样没有进取心的男人。她在事业与经济上都足够独立,两人又尚未生育,如今,他周家明不珍惜她,她又为何要维持这一段婚姻?

许清的想法再洒脱,也抑不住心头涌起的阵阵悲伤。

北京秋日的街头,已经有凉意沁肤。许清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兜转,不知不觉,就将车开到了陆子文家门口。

这条路种满茂密栾树,秀美枝叶将天空切割成细碎洁净的蓝,曾经多少次,许清悄悄将车停在这里,仰望那一扇亮灯的窗。微风拂过,栾叶翻飞里,都是许清熟悉的气息。

先成全自己的精彩

见到陆子文,许清才知道,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局面。

其实早在与她分手时,陆子文已查出脊髓炎,医生明确告知他将迎接瘫痪,他没有告诉任何人。

提出分手的是许清。那时她察觉陆子文的沉默与倦怠,不想等到自己伤心难堪,断然做出决定,而陆子文并无挽留。

许清以一种决绝的姿势从那段关系里出走,她以为,成全的不过是自己的骄傲和富家子弟陆子文的厌倦、不挽留。虽然内心有刀锋凌迟般的不舍,她却是走得毅然,全无回头。一年后,许清与周家明通过相亲认识,她再次步入婚姻殿堂。

陆子文曾笑言许清是最不怕分手的女子。一语成谶。

多少年来,许清常对闺蜜们说,成全了自己的精彩,才可能拥有别人的精彩。在周边一票爱情动物里,许清是另类。她最怕别人给予,一饭一蔬皆愿自己亲自赚来。她宁可把期冀放在事业上,努力工作,每一点成就都是踏实的,握在自己手中,谁也拿不走。

当时与陆子文分手,许清前所未有伤心时刻,也不过在电脑前加了三个通宵的班,极度疲劳后漫长一觉睡醒,神清气爽。

如今,坐在陆子文面前,许清突然无比憎恨自己。

陆子文仿若洞穿她的心,笑着安慰她:“别难过。那时不是你,我也会提出分手的。我已经接受了自己的身体状况,现在也习惯了这轮椅。没有关系,我挺好。只是你,为什么不开心? ”

我怕,因为我在乎

这一次,不是分手那么简单。回到家,已是漫夜灯光。

周家明在屋里,神色如常。“怎么才回来?又加班?不是吃过例会餐就回家吗?”周家明说着,便进厨房端了碗黄桃西米露出来,放她面前。

自几个月前许清患上胃黏膜穿孔,医生叮嘱少食多餐,周家明每晚都有帮她准备夜宵。

许清抬头,看见周家明一脸自然,心下恼恨。

这样虚伪,又是何必?夫妻不像血缘关系,天生注定,无法选择。既有外心,何不一拍两散,当机立断?免得两下为难,分身乏数。

“你晚餐和谁一起?客户?给小女客户擦嘴?倒是没看出你在外交际这样礼貌周到。”许清冷笑一声,开门见山。 周家明惊愕,稍瞬,问,“你也在那? ”

许清答:“何止,我们全部门都在! ”

周家明面色一灰。

周家明交代,那是他一年前招的助理。女孩初出校门,敬服他,黏他,从工作到生活自己的大小事总爱询问他的意见,十分在意他的点滴情绪。周家明起初觉得挺烦,后来便渐渐喜欢上这种感觉,这是他在许清面前得不到的。日子一长,两人渐生暧昧。

许清越发有恨,直直问:“外头有了人,为什么不提离婚?我也不是拖你后腿的人。 ”

沉默良久,周家明答:“我知道你不是怕离婚的人。我怕,因为我在乎。 ”

男人怎可一面说着在乎,一面背叛?许清意兴阑珊。她走进卧室,反手将门锁上。这晚周家明睡在书房。

晚上许清睡不着,辗转间,发现自己早已习惯周家明每晚伸来揽住自己的臂膀。起身独自坐在卧室的阳台上,月光冷冷白白,照得四下静寥。许清想起了陆子文。陆子文说过,喜欢一朵花会将它摘下,而爱一朵花,会为它浇水。

爱是隐忍。爱是经营。

她是情爱关系里出色的逃兵,一有风吹草动,便想鸣金收兵。她曾以为不畏惧分离,拥有离开谁都能过好的勇气,是一个女人的底气。

曾因擅长逃跑错失了前夫陆子文,如今,也要从现在的丈夫身边断然走开吗?

没有付出厮守的,不算爱人

许清开始常去看陆子文。

隔着一壶茶,清清淡淡聊天。许清突然发觉,这些年一直在她心里的陆子文,原来更像是她的一位家人,和他在一起,她的心就像面前的那壶茶,自自然然舒展,一派怡然。

微国债理财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984014